王亦瑀:有花练习 No.1 前言:从生活的风景开始,留给自己一隅静漫

周一清晨六点,倚着车窗,眼前倾斜的晨曦抚上城市里的玻璃帷幕墙,这个城市正在苏醒,我与男友也在半梦半醒间晃进了台北花市。台北花市是全台最大的花卉批发市场,台湾各地与进口的鲜花们,早在我们还在睡梦之际完成了每日的定价交易。六点半左右的花市熙来攘往,多半是摊商与工作人员正在理货与处理要送到各地的订单,初来乍到的时候,像只迷途的鹿,只敢挨着边边,一条一条地慢慢走,几年过後的现在,躲过花市里的人流与在头上飞跃的纸箱对我来说再也不是难事。

「一隅有花」是间隐身於台北住宅巷弄里的网路花店,没有店面,提供订阅式的周花服务。

何谓周花呢?每周一早晨,我们会从花市里挑选当周的配花,带回工作室制做成花束,再交由物流人员送到订户手中。我们做的是将鲜花带入大家的生活中,不挑花,提供长期订购。随着花朵们的凋萎,新的花又会於新的一周到来,在日子里周而复始地流动着,许多客人告诉我们,每周到来的鲜花足以开启他们对一周的期待。

原先准备毕业後前往中国就业的我,在临行之际嗅到在台湾生活的可能,决定留下来创业。曾经决定离开又回到台湾生活,我开始认同许多人口中说的:「这片土地的泥土会黏人」,虽然那些谦和温婉又包容的脾性并非台湾人独有,但当离开的念头产生的总总不安,仅被留下来的一个单纯想法轻轻接住时,便决定相信一次自己的感觉,即便当时周花模式在台湾还未有耳闻。

为什麽选择周花呢?

花朵存在於室内一隅的愿望无非是始於浪漫的想望,窗明几净的空间,有条理的生活,还有那些在意生活状态的人们,愿意在室内一隅放上几朵鲜花,慢下脚步来好好欣赏,这样淡然富足的生活型态对我来说十分神往。曾有人说过,一个人选择的事物,将积累成他的人生,於是,那一隅的风景开始变得举足轻重,仰赖着我们的选择,围绕我们身边的风景将成为我们往後细数的日常样貌,涓滴滋养我们於无形。

起初,毫无花艺经验的我们埋首於写文,细细感受经由我们双手送出的花朵,我们为花而写,从它们的盛开写到破败,写它们的照顾方式,希望让更多人因为认识花进而喜欢上花。後来,花开始重复讲了好久後,我们开始聊起生活观察与感受,就像焦躁时代里不安的灵魂找到了出口,期待他人聆听,也期待有人可以听懂。渐渐地,我们成为了一间「话很多」的花店,除了每周的发文,也会聊聊每周的花束上附着男友从书籍、歌词、或电影而来的选句,这些文字也如同花一样,帮助我们从高速运转又讯息爆炸的时代中安稳落地。

与植物相处,小至换水剪茎这类基本小事,大至从中体悟植物即是生命的缩影,都存在一种适当距离的老派情怀,那是属於内省的,我们终将独自面对自身,梳理生活里遇到的混乱,将自己拉回平静。

我想,人们有时的确是如花一般脆弱的,在庞大的压力下和世代的无力感中,我们需要意识到可以藉由练习控制生活,走向自己期待的状态。如我曾经从花身上,看见自己向往的未来,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开始了。你们想留怎麽样的一隅给自己呢?

着时的花:虎杖花

立秋过後,暑气依旧,但开始能在午後雷雨过後感受到一丝凉意,花市摊位上悄悄地出现了虎杖花,让我们好不惊喜。生长在高山的虎杖开满花时,在山头上会变成嫣红的一片,合欢山、大雪山一带会浪漫的像属於山林的庆典。虎杖的花其实是白色,迷人的红色来自它的种子膜,一般 8 月底到 10 月虎杖会在花市里出没,自从认识这个迷人的植物後,每年都会帮自己做个虎杖花圈,把坚硬而乾燥的虎杖茎慢慢压进藤圈里,美丽的姿态随着乾燥的过程,色泽由鲜艳转为一种时间停留的色泽,看着它就能感受到属於秋天的幸福。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