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黄鱼和海鲶,古代台南人爱吃什麽鱼?

鱼类是人类重要的资源,许多古代文化里鱼是日常饮食的一部分,台湾古时候也是如此。一项新发表的研究,调查台南 5000 年来的遗址中有哪些鱼,得知古早台南人食用的鱼类,受到环境变化的影响。

用耳朵里的石头,判断古代人吃哪些鱼

如何得知古代人吃哪些鱼呢?鱼有骨头,有机会在遗址中留下遗骸,但是相对其他动物来说,鱼类的骨头没那麽容易留下。所幸硬骨鱼的头部内,有种负责听觉的构造「耳石(otolith)」。

耳石成分为碳酸钙,鱼去世後是相对容易留存的部位。不同鱼类的耳石型态有别,所以见到遗址中的耳石,可以得知古时候有哪些物种。比较不同年代遗址间,耳石组成的变化,便能推论不同时代吃鱼的改变。

  • 延伸阅读:解开古代鱼类耳朵里的「石头」秘密!专访古生物学家林千翔

由中研院的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,林千翔主导的研究,算是用鱼类耳石回答考古学的问题。自然死亡的鱼也会留下耳石,不过这项研究分析的耳石大部分来自贝塚,也就是人类活动造成的垃圾堆遗址,当年应该曾经是人类的食物。

样本皆来自南科遗址群,也就是南部科学园区的台南园区的一系列遗址。中研院的历史语言研究所於公元 1993 到 2010 年,在李匡悌等人率领的挖掘下有许多收获,鱼耳石只是其中一小部分。

从距今 5000 年的新石器时代早期开始,现在是南科的这块地方便有许多人类活动。南科遗址群的 82 处遗址中,有 17 处出土过鱼类耳石,被纳入本次研究。考古学上可分为 5 个时期:新石器时代的早期、中期、晚期,铁器时代,以及历史时期。

5 个时期中,新石器时代中期只有 1 处遗址 1 件样本;距今 300 年到现在的历史时期,也只有 3 处遗址 8 件样本。用於分析的 1254 件样本,大部分属於新石器时代早期、新石器时代晚期、铁器时代。

新石器时代早期,距今 4200 到 5000 年前的 2 个遗址,总共出土 789 件鱼类耳石,分别属於 24 个分类群(taxa),不论数量或多样性都最高。

新石器时代晚期,距今 2000 到 3300 年前的 7 处遗址,共出土 112 件样本,分属 16 个分类群。而铁器时代,距今 300 到 1400 年前的 4 处遗址,出土 344 件样本,分属 13 个分类群。

新石器时代最有存在感的是大黄鱼(Larimichthys crocea),早期占 57.29%,晚期占 41.96%,皆为当期最高比例的鱼类。铁器时代变成海鲶(sea catfish)最多,占 61.24%。

台南环境变化,影响食用鱼种

地处台南同一个地区的遗址,鱼类的数量和多样性都渐渐减少。之前有个论点主张,这是由於过度捕鱼所致。但是这项研究充分利用耳石分析的优点,判断出土鱼耳石组成的变化,并非人为捕捞,主要是自然环境变化的影响。

同一种鱼,耳石的型态不会改变,但是大小会变,耳石大小又正比於鱼体的尺寸,耳石愈大,鱼体也愈大,反之亦然。

大黄鱼在现代也是常见的食用鱼类,最近却由於过度捕捞(过渔),使得野生族群大福缩水;在此之下观察到,多数个体的身体及耳石也明显变小。由此推测,倘若古时候发生过渔,遗址中大黄鱼的耳石应该会缩小。

新石器时代早期、新石器时代晚期,铁器时代,三个时期都有大黄鱼。比较发现大黄鱼的耳石并没有变小,铁器时代的耳石虽然数量大幅减少,尺寸还变大一点。表示至少从新石器时代早期到铁器时代,也就是从 4000 多年到几百年前,大黄鱼并没有面临生存危机。

大黄鱼在台南遗址的存在感之所以下降,更合理的论点是:海岸线和沿岸环境的改变。

台南的地貌不断变化,陆地向海延伸。如今南科遗址群位於内陆,离海岸有相当距离;但是在新石器时代早期,南关里、南关里东遗址的年代(属於小有知名度的大坌坑文化),这块地方位在海边;新石器时代晚期陆地范围前进,不过依然位於海边。

大黄鱼住在岸边海域,而新石器时代的台南人住在海边,使他们不难获得大黄鱼之类的海产。鱼类以外,这些遗址也出土不少贝类,表示当时的居民,善於利用沿海的水产资源。

随着泥沙持续淤积,原本位於海边的南科地区,铁器时代成为内陆,淤积和河道後来形成台江内海。南科到台湾海峡之间有泻湖存在,铁器时代的台南人,不用太靠近海边便能取得水产资源。也许就是如此,大黄鱼不再那麽流行,住在河口、泻湖环境的海鲶,变成这个时期遗址中最常见的鱼类。

耳石只代表一部分古代鱼类

不论古今,耳石都是识别鱼类的好材料。比较不同年代鱼类耳石的改变,可以判断自然环境与人类文化的变化,但是也要注意,考古遗址中的耳石,无法代表古代食用鱼的全貌。

见到某种鱼的耳石,那种鱼一定存在过,可是曾经存在过的鱼,不一定会留下纪录,耳石组成也不完全等於实际比例。这儿最明显的例子是,不同年代的多个遗址有出土鲷科鱼类(Sparidae)的骨头,然而其耳石只有 1 件。或许还有些鱼类,不论鱼骨或耳石都没有留下,我们根本不知道它们存在过。

我们见到大黄鱼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占 57.29%,晚期占 41.96% 这项数据,并非意谓当时真的有 57%、42% 食用鱼为大黄鱼;合适的解读大概是,大黄鱼是新石器时代主要的食用鱼种,晚期的比例有所降低。

大黄鱼的古老传承与当代危机

有趣的是,一直到中国渔民近期过度捕捞以前,野生大黄鱼在东亚的东部沿海都很常见。古代台南人捕食不少大黄鱼,可谓有偏好也具备技术,他们对大黄鱼的偏爱和捕捉技术,或许能追溯到还在对岸海边的日子。

综合考古、语言学等方面的资讯推敲,台南在新石器时代的大坌坑文化,应该是台湾初期的南岛族群,他们很可能是更早以前来自东亚沿岸移民的後裔。这群人的生产方式包含农业,会种植稻、小米等驯化植物,不过仍然有不少采集和狩猎,以及利用水产资源。他们捕食大黄鱼的文化,也许在祖先尚未渡海移民前已经养成。

古代人吃进不少大黄鱼,现在大黄鱼也是受到欢迎的食用鱼,一度族群庞大的鱼群还因为滥捕面临灭团危机,至今没有从过度捕捞的打击中走出去。无疑,人类如今也成为影响鱼类生态的要角。

延伸阅读

  • 林千翔实验室网站
  • 吃鱼头常常啃到的那两颗「鱼耳石」,对古生物学相当重要
  • 耳中乾坤─鱼耳石
  • 从台湾鱼类耳石化石研究 谈海洋生物多样性的变动与困境
  • 台湾海洋化石与鱼类化石的研究、回顾与展望
  • 野生大黄鱼的灭绝危机
  • 背後中箭、大啖贝类,史前南科住了谁?
  • 东亚南方、北方,还有台湾的古代DNA──东亚遗传史(上)
  • 台东都兰,南岛语族从台湾出海前的最後一站
  • 1900 万年前,鲨鲨神秘大灭绝事件?!
  • 短篇  住在地中海边,靠海吃海的尼安德塔人
  • 短篇 秘鲁海岸15000年前已有人居,他们技术简单,菜单多元
  • 短篇 最早吃鲑鱼的人类,在11800年前的阿拉斯加
  • 8000年前贾湖遗址,最早养殖鲤鱼

参考资料

  • Lin, C. H., Wang, Y. C., Ribas-Deulofeu, L., Chang, C. W., & Li, K. T. (2022). Changes in marine resource consumption over the past 5000 years in southwestern Taiwan revealed by fish otoliths.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: Reports, 42, 103400.

本文亦刊载於作者部落格《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》暨其 facebook 同名专页。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