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海有问题 我来分析」第一届海洋公民科学家数据松活动

海洋委员会海洋保育署(简称海保署)近年来建置iOcean海洋保育网,号召民众回报海洋生物目击资讯,藉此建构台湾海洋生物资源的大数据。而民间也有许多团体,以公民科学方式累积多年海洋保育相关数据。海保署希望透过公开资料,徵求跨领域人才洞见、解读数据,并绘制出向目标宣导受众的海报,提升民众保育理念。
对此,海保署今(2021)年举办第一届海洋公民科学家数据松工作坊:「海有问题,我来分析」。本次活动共有17支队伍参赛,其中包含社会组8组、学生组9组。当队伍在收到「iOcean」数据资料後,於10月16日进行数据松工作坊。工作坊上午时段由政治大学传播学院专任教师李怡志授课,教导参赛队员如何将复杂的数据转化成主题清楚,内容有条理,兼具美观与内涵的资讯视觉化呈现。下午时段则是队伍的练习时间,将上午所学实际应用,并由讲师现场讲评与指导。
海洋公民科学数据松决选则於10月31日登场,由海保署署长黄向文开场,接续由参赛队伍上台,将各自分析的数据资料以海报与投影片呈现。评审团由资讯、生态、新闻图表的专家学者,以及深耕环境议题的公民团体组成,根据各总报告的内容丰富度与表现评选出前三名获奖队伍。

数据松决选首奖

∣组名∣关於鲸豚搁浅,你知道吗?
∣组员∣吴俊毅、张安瑜、谢承恩、罗祈钧

(林承勳摄影)

本届获得第一名的吴俊毅、张安瑜、谢承恩、罗祈钧,主题为「关於鲸豚搁浅,你知道吗?」。在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(简称特生中心)工作的吴俊毅等人表示,海报内容是希望让民众知道鲸豚搁浅的状况,以及当发现鲸豚搁浅时可以怎麽协助,增加鲸豚回归大海的机会。
提到参赛的动机,由於吴俊毅正在建置特生中心的「台湾生物多样性网络」(Taiwan Biodiversity Network, TBN)资料库,并推广开放资料,因此希望藉由数据松活动学习如何推广数据资料,或举办类似数据松的活动。之所以选择鲸豚搁浅作为主题,是因为组员们在初步查看鲸豚搁浅资料後,发现其实搁浅鲸豚最後有许多会活下来,跟一般人想像鲸豚搁浅就会死亡有落差。过去研究指出,当民众发现鲸豚搁浅时,如果正确处理,可提高搁浅鲸豚回归大海的机会。
於是团队梳理了1994~2021年iOcean 的鲸豚搁浅资料,将同时间、地点、物种的搁浅鲸豚资料统一成单一事件。为什麽采取「单一事件的次数」,而不是「只数」呢?张安瑜表示,过去在台南发现的18只搁浅小虎鲸资料中,资料库的原始资料只有6只为个别记录,剩下的12只却没有,因此无法得知剩余的12只最後的生存状况。
在总共约1600多次的搁浅事件中,最终有回到大海的鲸豚大约有123次,但因为是用次数计算,所以回到大海的鲸豚总只数可能不只123只。平均每12次被人发现的搁浅事件中,有4次搁浅鲸豚还有气息,但却只有1次被发现的鲸豚可以成功重回大海。也就是一旦鲸豚搁浅,只有大约8%的机率可以存活获救。
而全台累积鲸豚最容易搁浅的月分以4月最高,每月累积搁浅次数将近150次。综观来说,1~5月发生搁浅的次数最高,相比之下夏秋两季较少。另外,吴俊毅等人以空间分析,发现台湾沿海各县市都有鲸豚搁浅的记录,其中新北市发现鲸豚搁浅并通报的次数最多,累计超过100次。团队推测,可能是比较多民众去巡视新北的海边,所以通报的次数较多,并且iOcean 一开始在推动民众发现搁浅鲸豚并通报的活动时,在北部推动得比较密集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新北三芝地区、台南、高雄沿海等地都有发生过10只以上的鲸豚集体搁浅事件。
为了提高搁浅鲸豚的存活率,团队画了浅显易懂的鲸豚救助图,指引民众如果在海边遇到鲸豚搁浅,可以怎样协助牠们。首先要致电海巡署专线118,或是中华鲸豚搁浅处理组织网0928-539977(我想救救鲸鲸)前来协助。若民众在现场,鲸豚救援有「三要四不」,「要扶正」、「要保湿」、「要记录」、「不要风吹日晒」、「不要拉扯鲸豚」、「不要靠头尾太近」、「不要喧哗」。另外,如果民众想担任鲸豚搁浅志工,或是想知道要选择什麽样的海鲜可以对海洋更友善,也可以扫描海报的QRCode。

数据松决选二奖

∣组名∣前进龟山岛:海豚生态教室大解密
∣组员∣汤净、庄宜扬、黄彦融

(林承勳摄影)

本届第二名的组别为「前进龟山岛:海豚生态教室大解密」,组员为海洋所学生汤净、资讯管理的研究生庄宜扬,以及高中特教老师黄彦融。关於参赛的动机,黄彦融表示,他目前正带领资优班学生制作「捞捕量的估算」的专题研究,也有在进行教育资料库的大数据分析,因此想藉由参赛的过程启发更多的教学灵感。汤净则在做海废相关研究与数据分析。比较特别的是庄宜扬,他目前在做「舌头」的医学影像分析,他表示,参赛的动机是为了磨练数据分析的能力。
在看过资料後,汤净等人发现鲸豚的资料相比其他海洋生物较为完整,因此选择鲸豚作为分析的主轴。分析数据前,他们使用舆情分析工具以了解民众对鲸豚的看法,发现民众最常在社群软体上留言「退钱」、「赏鲸指南」、「好吃吗」、「可以吃吗」,以及「都没有鲸鱼」等文句。为了让社会大众可以更了解鲸豚,从而亲近、尊重鲸豚,他们决定做一张介绍鲸豚生态的海报,澄清人们对鲸豚的一些误解。这张海报不仅可以供民众观赏,也可以提供给解说员使用。团队成员表示,在宜兰共11家赏鲸业者中,几乎都没有提供鲸豚的纸本介绍给民众。另外,国中小老师也可以运用该海报作为教材,教育学生鲸豚知识。
在挑选目击鲸豚的地点上,黄彦融希望呈现目击数及该地区的鲸豚生物群数量。但是「回报多」并不一定等於「数量多」,因此只能解释为刚好比较多人去该地看见该种鲸豚,并且愿意回报。他们最後锁定龟山岛来分析,因为中华鲸豚协会固定驻点在龟山岛,每月都会调查回报鲸豚的目击数,时间从去(2020)年5~10月。汤净等人认为,中华鲸豚协会的「目击回报数」与「鲸豚的实际数量」比较接近。资料则同时使用iOcean 和中华鲸豚协会的资料,共200多笔。
除了在海报上介绍鲸豚外,他们也展示了海豚出没在龟山岛东部或西部的资讯。从海报上可见3种最容易被看到的海豚都在龟山岛东部,因此当民众在8~ 9月出海至龟山岛东部,最容易见到海豚。相比之下,西部就比较难看到鲸豚。

数据松决选参奖

∣组名∣海龟你今天过得好吗?
∣组员∣吕亚融、林文琪

(林承勳摄影)

本届获得第三名的吕亚融、林文琪,两人除了热爱潜水外,对於海洋保护更是早已有所着墨。前者为生物系毕业,研究所钻研生态演化;後者则是海保署第二工作站的站长。实力与经验兼具,使得两人相比其他参赛者更懂得灵活运用数据,也早一步有了问题意识。他们的题目是「海龟你今天过得好吗?」,希望能藉由数据统整来回答以下3个
问题:
1、如果想去看海龟,什麽时候去看?到哪里去看?
2、海龟为海洋明星物种,是否可唤醒民众对於海洋保育的意识?
3、找寻海龟搁浅与死亡的可能原因?
使用的资料包含:iOcean 目击资料、海洋生物搁浅_ 海龟、净海回报、海龟点点名,以及外部资料IUCN、水产试验所卫星海温影像、NOAA 每日平均风速等。由於这几分资料来自各地,吕亚融表示,他们一开始决定先将资料进行前处理,例如统一经纬度及用词等。
全球海龟有2科7种,且皆为「受威胁物种」。台湾非常幸运,周围海域内就能看到其中5种,牠们分别是玳瑁、赤蠵龟、榄蠵龟、绿蠵龟、革龟。吕亚融表示,利用数据分析後发现,绿蠵龟是在台湾最常被发现的海龟,其他依序是玳瑁、赤蠵龟、榄蠵龟、革龟。
另外,吕亚融也将2017~2020年的资料进行分析,藉此归纳出海龟在各月出现的数量。结果发现,海龟每月数量逐年增加,且近年来海龟发现记录多集中於3~5月。换言之,民众若想看到海龟,3~5月是最适合的时段。
尽管依数据显示,海龟的数量逐年攀升,却隐藏着一个问题。在排除目击纪录後,「搁浅」与「漂流」成为另一个海龟被记录的原因。吕亚融表示,目前依据资料无法准确判断,这是否代表每年搁浅与漂流也逐年上升,不过他认为,2019~2020年期间的资料数据上升,是因为政府获得的资料越来越多,以及人们越来越重视保育海龟议题。
另外,有些人认为净滩与海龟出没会呈现正相关,但事实可能与大家想的不一样。吕亚融表示,新北市龙洞为净滩热点,照理来说应该较能吸引海龟前来光顾,但牠们最常出没的地方却是在屏东小琉球美人洞。因此根据资料结果,净滩与海龟出没无明显关系,但不排除需要有更多的资料才能支持这个论点。
最後,关於海龟的搁浅,是否会受到其他环境因素影响?吕亚融将海洋表层温度的资料与风速资料做叠合,得到一个有趣的结果。他们发现,海洋表层温度越低、风速越大的气候下,搁浅与漂浮死亡的海龟比例较高。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